寄风雨

皎皎如明月,煌煌如烈阳。

【和泉守兼定】花一样的兼先生开出了花。(下

草率写完的下篇…。
梗源百鬼夜行骨女一节,私设可多了,OOC预警!
其实兼桑已经死掉了,勉强拼凑起来的肉身被花儿寄生。骨生花扎根越来越深,最后百花缭乱,魂飞魄散,不得再见。
写得非常错乱什么都没有交代清楚……着实抱歉qwq

我希望写的是血和刀,而堀川看到的是花与火。
不过自欺欺人罢了。和泉守真正碎去后,留下的是遍地血肉碎骨,夹杂着红花,很快就烂了,臭味传了整个本丸。
以下是水果刀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审神者来到的时候和泉守的半边儿身子都开满了妖艳的红花。大抵是血液被花儿抽得不剩了,浑身皮肤白得发青,遍体生寒。不断有骨生花突破他的血脉向外刺出,血液淤积在皮下晕出片片黑紫,皮肉裂得更深像是要把这具肉身崩裂,却流不出哪怕一滴血。
和泉守素来傲气十足,是睥睨天下、性烈如火的风骨铮铮。此时眼眸似雨过天青样澄澈清亮,只望着虚空,眸里聚了温情一掬。
他抬起手把握惯刀柄的修长五指举在唇边,垂头亲吻指尖开出的花。
然后长叹一声,牵起僵硬的肌肉扯开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
“国广,谅我不能与你一道。我已经……再也无法继续挥刀了啊。
“每一次斩杀妖物,我就想,这刀光是宿命的绳索,我亲手把它缠在岁先生脖颈上。
“要守护岁先生终其一生探求的道。要把历史担负在肩上走下去。是这么说的吧?
“岁先生这个世界崩塌碎裂的时候,也未曾恐惧未来,尽管我们心知肚明。因此我也不能退后一步。
“走下去吧。国广。”

审神者沉默不语,一向话多得可以与和泉守比肩的这位主君大人只剩叹息。“说是最年幼的刀,其实也经历了百年风尘。从麻木的心和疲倦的灵魂里开出的花如此炽烈,和泉守啊,这真是你的幸运。


“我们从战场上拾回来的和泉守兼定,肉身碎裂,几乎都是血肉模糊的零碎骨肉;刀刃崩裂多处,刀身裂纹既深且长。若非一缕碎魂孤零零地跟了一路,而我又不死心地想召他归来,他这一去,刀灵碎了,再怎么锻都回不了家。
“他本是能崩山峦,裂天穹的刀啊。
“我们强行拼凑起来的只是一副肉身。以灵力黏合才勉强换得数日逗留,若非这一缕魂执念太强,他早该玉碎。
“这花确是骨生花。死尸之身,残念沉重,才会寄生此花。血肉做壤,怨念是肥料,根须越扎越深,待到扎穿他的身躯和灵魂……再难重铸。


“百花缭乱之时,就是和泉守兼定魂飞魄散之日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堀川国广想,兼先生的嘴唇真凉啊,凉得就像月光,像花瓣,一碰就碎了。
红色。红色啊。
梅花是红色的,茶花是红色的。
他恍惚间瞥到几瓣红梅落在榻榻米上,像是随意点染的一簇血花。
他看到丰盈硕大的红茶花绽开了,摇晃几下就从纤细的枝头直坠下来,像他们以前无数次斩下的头颅断肢。沉沉地落入凡间,沾染了一身尘土。
他看见阳光从云端泄下来,照得那一对绿玉一样的眼睛透亮。

一阵风把他的恋人卷走了,只留他满怀花瓣。
花谢了,火熄灭了,他重新陷入孤寂的黑暗里。
这花的根须深入骨髓。刻骨相思,来世有缘再叙吧。


兼先生。兼先生。


不会有人应了。









评论(16)

热度(39)